欢迎访问温哥华赌场官网

乐桂堂家具

厂家直销 质量可靠 诚信经营

让广大养殖户用得放心、平价、优良。

18169824988 18029287672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返回列表页

天下第一智慧鸟白头翁

  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,天近暮色,行路匆匆,猛一抬头,看见长安街两面的枯树枝上彷佛蹲满了“东西”,细看竟然是一树又一树的大鸟,直勾勾地盯着你,让人惊一下。

  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,蹲在树枝上的大鸟们突然惊起,搧动着翅膀腾空而起几十只,可能是几百只,满天空彷佛都是,盘旋着飞来飞去。然后几十只,几百只,一起鸣叫起来,那声音粗犷高亢,浑厚震荡,怎么会有那么多乌鸦呢?一问更让我吃惊,方知西长安街上也有成群成群的乌鸦。据说有闲人数过,一棵树上最多能落九十九只,硕大的乌鸦,不是九十九朵玫瑰。人们都讨厌乌鸦,憎恶乌鸦。因为自古乌鸦就是凶鸟。

  早晨一出门,就有两只喜鹊飞到头顶上一唱一和地喳喳喳叫着,叫得人满面春风,满心欢喜。喜鹊叫,好事到,也有的说喜鹊叫,贵客到。当年《红灯记》中李玉和的一句唱词曾经传遍大江南北,几乎家喻户晓:“烦闷时等候喜鹊唱枝头。”

  遇上乌鸦就倒楣了,乌鸦嘴几乎在全世界臭名昭着。其实乌鸦的喙和喜鹊的几乎一模一样,叫声也都一样,专家说声音上没有区别,如果说叫声上更多样更细腻更精彩,当数乌鸦,而不是喜鹊,乌鸦是鸟类里“唱”得最美,“唱”得最丰富最婉转的“歌手”。专家测定,乌鸦能发出二百五十多种声音,绝非其他鸟类能比拟的,而且这二百五十多种声音分两部分:一部分是“内部交流”用的“专用语”,另一部分才是对外喧哗的声音。会听的要听乌鸦叫,懂得鸟语的要听乌鸦歌唱。在鸟类中只有它才有那么多声调,那么多起伏,那么多语音。但不知从何朝何代何人何事,乌鸦嘴成为丧门神的代音,百分百的贬义词。就连鲁迅先生也在他著名的短篇小说《药》的结尾写道:“他们走不上二三十步远,忽听得背后哑的一声大叫,两个人都悚然的回过头,只见那乌鸦张开两翅,一挫身直向着远处的天空,箭也似的飞过去了。”身历其境地想,瘆不瘆得慌?我猜想鲁迅先生可能对乌鸦没有好感,否则把它的叫声写得那么瘆人,乌鸦是不是“哑”地大叫?恐怕也不见得。大先生带着偏见去听坟头上的乌鸦叫,恐怕听不出鸟类中鸣叫冠军的风采。

  乌鸦身上黑锅是背定了。乌鸦嘴的冤案是铁定的了。记得有位酒友曾对我讲,说他的一位同事就是因为一泡乌鸦屎大病一场。

  那年他们单位组织春游,公园里人山人海,摩肩接踵,正在人挨人地往前走时,突然有一老鸹直冲冲地飞到我们头顶上。他是皖北人,把乌鸦称为老鸹。谁都没想到那老鸹鬼使神差地飞过我们头顶时,哇哇地大叫,其声听起来也惨,也怪,也挺瘆人。大家不约而同地抬头看,谁知道那老鸹不早不晚拉了一泡屎,不偏不歪正落在我们那位同事的脑门上,你看晦气不晦气?又加上我们那位同事平时就特信这特信那的,一时竟然呆木了,同事们怎么劝怎么开导,她只是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老鸹远逝的方向,久久不语。后来大病一场。幸亏她评职称没耽误,顺顺当当地评下来了,但人是瘦了一圈。现在搞得连我这些自称是彻底的唯物论者都害怕老鸹,更害怕让老鸹当众在脑门上拉一泡屎。

  乌鸦确实凶。在争夺食物中,乌鸦敢主动向狼、老虎、狐狸进攻。一群勇往直前、以命相拼的乌鸦,能把正在进食的老狼啄走。据说,乌鸦拼命时,两只眼睛充血,血红血红的眼睛会发光,叫出的声音是具有极大挑衅性的高声调。数十只乌鸦齐鸣,光那叫声就能吓跑老虎。乌鸦还具有自我牺牲精神,当领头的大乌鸦不顾生死的地冲上去时,其馀的乌鸦皆舍命相搏。乌鸦的喙又尖又利,狼、狐狸要躲闪不及就会被一口啄瞎眼睛。

  小学就学过《伊索寓言》,说乌鸦又傻又爱虚荣。乌鸦口衔着一块肉蹲在枝头上正得意,此时树下路过一只狐狸。狡猾的狐狸就费尽心思费尽口舌地奉承乌鸦,终于把乌鸦骗得张开了牠的乌鸦嘴,准备表演牠那世界上最优美的歌唱,谁知刚一张嘴,衔在嘴里的肉就掉下去了,狐狸正好放在嘴里,牠再也没什么心思听乌鸦歌唱了,把那个傻乌鸦晾在松树枝上。

  其实乌鸦是所有鸟中最聪明的。牠能骗得了狐狸,狐狸骗不了牠。聪明的猎人一枪打死一只狐狸以后,并不走,而是静静地等着,肯定会有另一只狐狸来,牠是来看看究竟是因为什么那只狐狸被杀死了,避免以后重蹈覆辙。狐狸是聪明反被聪明误,这就在人间留下了“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。”而乌鸦比狐狸更狡猾更聪明,是真聪明。

  听我父亲讲过,他在老家的时候,一落霜一飘雪,野地里就飞来漫天的乌鸦。有人生出邪念,捕杀乌鸦,然后就像杀鸡一样,褪毛开膛做成“烧鸡”卖,拿鲜荷叶一包,跑到汽车站、火车站上卖,简直就是无本的生意。但也真奇怪,只要有人在一个地方捕杀过乌鸦,这个地方就再也不会飞来乌鸦了,即使是撒上乌鸦爱吃的粮食,乌鸦也不会来了,一只也不来,不但今年不来,明年后年都不会再飞来。乌鸦群中肯定有警示,此地是凶地。因此它们都远远地避开。乌鸦真是绝顶聪明。

  经科学家的考察发现,乌鸦是鸟类中的“天才”,是制造和利用工具的天才。乌鸦会把飘落到地下的枯树叶叼起,把枯树叶啄尽,用喙衔住叶子柄的一端,用叶柄的那一端把肥胖的幼虫从树洞中牵引出来。然后是一顿大餐,乌鸦聪明绝顶,在鸟类中无与伦比。

  想起曹孟德的“对酒当歌”中唱的:“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,绕树三匝,无枝可依。”曹孟德没反感,更未让弓箭手射之。乌鸦在东汉时期还是吉祥鸟。

  不管何时,对于这些成群结队的乌鸦,何处是归程?我只在树上看见过喜鹊窝,看见喜鹊成双成对地飞进飞出,也看见喜鹊成双成对地衔树枝搭窝,也看见过孩子们淘气地爬上树枝掏喜鹊窝,从窝里掏出青白的有褐色斑点的喜鹊蛋,却从来没有见过乌鸦窝。我在农村时,平时似乎看不见成群的乌鸦,每年一到霜降前后,就有成群结队的乌鸦落到田野里,但却从来没有看见牠们忙着搭窝。牠们成百上千,那得多大的一片林子才够牠们做巢繁衍后代啊?但我们村、我们乡、我们县里都几乎没有成片的树林,即使有树林,也只见喜鹊窝不见乌鸦巢。

  站在长安街上望着那些在暮色中不紧不忙悄然蹲在树上的乌鸦,我去问一位胡同里的老北京:“这么多乌鸦夜里住在哪里?没有窝牠们怎么繁殖后代呢?”那位老同志认真地看了我一遍,又认真地说:“乌鸦是个神物,你没看见牠们都蹲在树枝上等吗?等什么?等到夜深人静了它们才回家。乌鸦的窝一般人都不知道。大象死在哪儿世界上就没人知道,到快死的时候大象就到那片神秘的墓场,卧在那儿等死。乌鸦也一样,老人们说,牠们的窝都建在坟圈子里。这年头没有那么多坟地了,八成是建在八宝山一带吧!”

温哥华赌场

返回顶部